竹殇

学业繁重,佛系选手,随机更文,别轻易翻以前的文,大多都是黑历史(文笔很烂

【雷卡】红围巾的回忆

大概…坑了,越写越奇怪


*对不起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先发一半(。)

*片段很短,文笔很渣

*会有嘉德罗斯和人打架而且还输了的片段,慎点
*剩下的我不知道这几天能不能码出来,等不了的慎点
*废话完了,各位看文



1.

“你就是新一届的胜利者?”

“是的。”

“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我可以让你享受荣华富贵,无限的权限,甚至改变自己星球的命运”

“可以…复活参赛者吗”

“抱歉,这个不可以”

“那,我有个愿望”



“目睹自己喜欢的人一次又一次离去,你确定你能接受这个条件吗?”

“是的”

“好,那我赐予你这个权力”

黑色的屏障渐渐褪去,站在中央的人终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他缓缓地蹲下,掩面哭泣

2.

凹凸星球,依旧弥漫着令人厌恶的血腥味。

光似乎通过了一片雾霾,洋洋洒洒地,还是在新一轮大赛的开始之前降临到了这片罪孽的土地上,在纪念,也在祝福着…

新一届凹凸大赛开始了,

一片黑暗的空间里,仿佛连空气也在屏息凝神,不远处出现一丝丝光明,而后传来小心翼翼的询问声。

“请问是裁判长卡亚大人吗?(・□・;)”

“啊,是的”

卡亚放下手中的书籍,抬头看向声源处。

“您好,我是裁判球,这个是新一轮的表格,麻烦您过目一下(・ω・)”

“丹尼尔给我的?”

“对,丹尼尔大人还说让你注意一下这个叫【雷狮】的参赛选手(・∀・)”

“……”

沉默,沉寂,就连裁判球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卡亚大人?Σ(º ロ º๑)”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好的,米亚大人再见(๑•̀ω•́๑)”

“滴”的一声,唯一的光源消散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又一次笼罩了站在空间中央的人,他翻了翻手中的资料,喃喃自语

“最后一次了…”

声音随着风飘荡,最终还是烟消云散。

3.

雷狮坐在甲板上,附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头巾,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地盯着。一时间,气氛诡异的连一旁的粗线条的佩利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对。

“哎老大,你怎么了?”

雷狮一声不吭,头也是没抬一下。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话说船的来历。

羚角号,雷王星皇室花了重金,专门为雷狮打造出的,其性能当然也不用说,据全宇宙最好的设计师吹嘘说,这是他这一生能做出来的最好的一艘船,能带着整个皇室在宇宙里称霸。

雷狮围着刚打造好的飞船转了好几圈,丝毫没有理会那个设计师的吹嘘,他伸手摸着崭新的金属船壁,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少了点什么。

年幼的小皇子第十次叹了口气,不再去想这些。



4.

“喂,这就是凹凸星球?”

雷狮先一步从船上下来,扭头不耐烦地看向佩利和帕洛斯,路途的遥远,还是多多少少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

“老大,这就是凹凸星球,我们没走错哦”

雷狮看向远处显著的凹凸大厅,中央的高端设备与零零散散的参赛者们,扯了扯头巾

“哼,不愧是凹凸大赛的举办地”

雷狮勾了勾嘴唇,露出一个极为嚣张的笑。

“我们走”



远处的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又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露出一个疲惫却又久违的笑容。

然而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5.

雷狮站在终端机前,略微有些烦躁的滑动着眼前的注意事项,耳边是终端机的絮絮叨叨,他一拳砸向终端机,在惊叫声中咬牙切齿地说着

“闭上你的臭嘴,赶紧给我扫描”

终端机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得跳过一些繁琐的程序,直接扫描录取雷狮的体质,最终战战兢兢地显示出了雷狮的能力。

好在雷狮召唤出雷神之锤之后,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招呼领完技能的佩利帕洛斯,往大厅中央走去了。

裁判长倒是没有出现,大厅里除了一些参赛者,就只有那些忙忙碌碌的小机器人,忙着为大赛的开始做一些准备,雷狮无聊的挠了挠耳朵,就看见远处出现了一个绿色的身影。

嗯?

雷狮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他跳下台子,刚要走过去揪住这个奇怪的人问一番,大厅中央突然出现了一个天使模样的人

“各位参赛者好,我是本届大赛的后勤长丹尼尔”

雷狮一脚蹬住墙面站稳,斜眼望着丹尼尔。

“由于特殊原因,今年的凹凸大赛并不是由我担任,而是由这位新的裁判长————卡亚”

那个绿色的身影一晃,在光的聚拢下消失了,又在一瞬移动到了丹尼尔的身边。

“参赛者好,我是本届大赛裁判长卡亚”

卡亚清冷的声音传遍整个凹凸大厅,参赛者们缓过神来,一时间都在窃窃私语这位新的裁判长,雷狮心里觉得不对,抬头,正好对上了卡亚的视线。

雷狮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看到雷狮的明显一愣,卡亚不觉明历地错开视线,继续介绍道

“正如丹尼尔所说,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本届大赛由我来担任裁判长”

“各位加油吧,我期待着你们的表现。”

卡亚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下面传来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

“喂,你个渣渣”

卡亚低下头,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嘉德罗斯挑衅的神情,他一手握着大罗神通棍,脚重重地踏在地面上,引起地面的震动

“和我打一架,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嘉德罗斯到是没有废话,在漫天的金色碎片中召唤出来的黑黄相间的棍子一棒打向卡亚的脚下,这位新的裁判长大人微微动了动,就消失不见了

站在后面的丹尼尔同样叹了口气,他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看一遍这种事情了,于是他悄悄地转身,慢悠悠地走了。

他的背后,卡亚直接出现在嘉德罗斯的身旁,不待他反应,手指轻轻一敲,嘉德罗斯的原力技能就瞬间化为了零,他落到了地上,还砸了一个大坑出来

“估计好实力再来和我抗衡吧,嘉德罗斯”

卡亚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嘉德罗斯,逐渐化为缥缈,一丝碎片随着风,飘进了嘉德罗斯的耳朵里

“哦对了,大厅的损失扣你积分,所以,你现在是负的积分”

嘉德罗斯气地一脚跺在地上。




6.

在狩猎区,雷狮第无数次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定定地站着,定定看着帕洛斯和佩利两人相互配合,定定地看着猎物倒下。

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

待到帕洛斯笑着走过来,像早就知道似的询问雷狮怎么了,他才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帕洛斯,你没感觉,哪里不对劲吗?”

帕洛斯的反应出乎雷狮的意料,他保持着原本的表情,笑吟吟地回应雷狮

“嗯?有哪里不对吗?”

这是雷狮自从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噎住,并且无话反驳或回答这句反问他的话。

见雷狮不说话,帕洛斯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嚷嚷的佩利,突然凑到雷狮面前,轻声说道

“老大,你应该感觉到了吧。”

“那个‘人’的存在。”



7.

小皇子晃晃腿,无聊地坐在墙头,透过高大的围墙看向远处的灯塔,那里停靠着一只破烂的小木船,吱吱呀呀,似乎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围墙下响起了奇怪的声音,雷狮饶有兴趣地探出头,正好看到那个孩子蜷缩着双腿,拽着自己脏兮兮的衣角。

雷狮看见,在那个孩子身边,在那堆碎石堆里,仍然还顽强地生长着一棵草。

一棵奄奄一息,毫无生气的绿草。



8.

卡亚坐在桌子边,手里握着的笔有一搭没一搭,敲打着桌上摊开的资料。

“雷狮”两字还特意被红色的笔标记上了。

“你还是这么执着。”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卡亚并没有转身,只是垂下眼帘,有些懒散的声音随后响起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都这么选择了”

丹尼尔走到桌子旁,自然地坐下,他摇了摇头,似乎在无奈卡亚的执着,好像又在惋惜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第五年了吧?”

“看着他一次一次从你身边远离,不痛苦吗?”

卡亚顿了一下,没有回答丹尼尔的话,半晌,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丹尼尔

“最后一次”

丹尼尔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在卡亚眼里看到的是平静。

当然还有被掩盖起来的激动。



9.

雷狮第二次遇见那个叫“卡亚”的裁判长,同样是在凹凸大厅。

就像天意一样,卡亚就在雷狮的面前这么出现了,不管那个裁判长到底怎么想的,总之,雷狮还是皱着眉头走到了他面前。

卡亚知道雷狮要干什么,但他没有阻止雷狮重复性的话语。

“你是怎么回事?”

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实际上雷狮和卡亚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您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卡亚不紧不慢地说道,即使他在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说出来,但理智还是让他即将出口的话语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雷狮想要说明情况,然而他发现自己好像突然不会阻止语言了,于是他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好了,既然没事的话,那我就回去吧”

卡亚淡淡地说完这句话,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藏在衣服里的手悄悄攥住,黑暗的斗篷下,一颗炽热的心在跳动。

咚,咚咚。

那是夏天的旋律。



10.

“喂,你叫卡米尔?”

小皇子蹲在地上,伸出嫩手戳了一下卡米尔的头发,带起一丝静电,看不见的火花悄悄地打了个响哨,又消失在指尖的缝隙之间。

卡米尔抬起头,在看清雷狮是他那个所谓的三皇子哥哥时有些慌乱地站起身,迅速地鞠躬道歉

“对…对不起!三皇子殿下”

这边卡米尔在紧张,那边雷狮却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莫名其妙地开始大笑,卡米尔迷茫地向上看,实在搞不懂他到底在笑什么。

“别这么拘束,这样可就没意思了”

卡米尔愣愣地点点头。

雷狮想起了什么,于是他露出小孩子灿烂的笑,一手拉起卡米尔的手,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鲜红色的围巾,放到卡米尔的手上。

“我知道你是我堂弟,所以这条围巾就送给你啦,这可是我亲手织的,全世界就一条哦”

小小的卡米尔看着手里大大的围巾,眼睛里倒映出红色的围巾,交缠着,绽放着。

雷狮想了一下,还是把围巾展开,套在卡米尔的脖子上,一圈一圈的,仿佛都在告诉卡米尔。

你看,你看啊,你不是一个人。


fin.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