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殇

先点这里↓

你好,这里是竹殇,咸鱼一条。
凹凸/盗笔/全职/一人/小英雄/HP/魔道/天官/渣反/杀破狼/镇魂/漫威
我吹爆p大。
--------
主食 雷卡(高亮 略微洁癖+底线)/亚梅/德哈/斯哈/也青/忘羡/花伶 雷安安卡吃一点,拒ky谢谢。
漫威→盾铁/锤基(主食)
刻章丑画画丑写文辣鸡,还请多多包容,会慢慢改进的。
--------
学业忙,瓶颈期,有好几篇写了一半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实在抱歉。
暑假想码篇也青连载或者原耽(普江
废话说完了,感谢各位支持。

【HP/德哈】The world is still 【8】(战后重生)



以下是几点要素:

*因为HP没深入了解过,所以剧情基本按着电影版来,不过会发生很大的变故,涉及到混血及纯血的故事什么的估计也不多写(什么你这么不称职的吗

*会出现ooc,特别在对话方面,前期的救世主很软但也有脑子,少爷会宠他但也会和他强硬的对话。然后这里的少爷在前世就喜欢救世主,曾经为了等他醒在床边守了三天(痴情

*三天更一次(因为有时候要陪喜欢的人玩所以对不住了 我写的文也不会很短小了!!(叉腰 但也掩盖不了你这词汇量和文笔

*废话完啦,这里是竹殇,感谢你能关注我这个咸鱼(鞠躬 小声bb可以找我讨论,我不会烦你的!

要命地赶紧。。


chapter.8

哈利坐在床上,翻看着海德薇带来的信,他不可避免地叹了口气,密室是一个问题,日记也是一个问题,他不能再让金妮去到那个该死的地方和蛇怪在一起待着。该死的日记,他发誓他一定要在拿到日记的第一时间在上面调戏汤姆·里德尔。

他把海德薇抱在腿上,轻轻地抚摸她的羽毛,他又想到了七年级转移时海德薇的死亡。

已经第二天晚上了,明天德思礼一家就会回来,而罗恩还没有来接他,他又叹了口气,他不想多比再来困扰他,然后封锁门不让他进去。他倒是希望谁快点把他弄走,让他能暂时远离这里。

“咚——咚咚”楼下传来敲门声,哈利惊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把信胡乱地塞进地板里。他高喊着“来了”迅速地跑下楼开门,他一打开门,就被礼花喷了一身。

“哈利,暑假快乐!”他听见两个人愉快地喊道,是乔治和弗雷德,哈利惊喜地看见他们拿着炮筒,旁边还站着罗恩。

“嘿,哥们,暑假过得怎么样”罗恩把手搭在哈利的肩上。

哈利耸耸肩“不太好”他承认道。然后把三人拉进屋,让他们坐下,他去泡茶。

“别,哈利,你知道我们不喜欢这种礼仪”乔治笑嘻嘻地说,他坐在沙发上,指着电视说道“我爸知道这个,他喜欢研究麻瓜的东西”他顿了顿“看来你在麻瓜家长大的传言不是假的”

“的确不是假的”哈利点点头,也坐在沙发上“事实上,我从海格来接我的那天才知道我是个巫师”他撇撇嘴,忽略了三人脸上的表情。

“好了,言归正传”哈利说“你们是来接我的吗?”他试探性地询问。

“当然”罗恩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我们开汽车来的,这个非常刺激,我得承认”

哈利装作很新奇“哦梅林,你们怎么做到的?”

“我爸爸改造的,他施了魔法,让他能够飞起来”罗恩说,他催促着哈利“收拾一下行李,我们现在就走——哦对了,你的家长同意吗”

“我觉得他们巴不得我赶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哈利在心底窃笑,他把整理好的行李拖下了楼,三人奇怪地看着他。

哈利抗议“嘿!不许我提前期待一下了?!”

弗雷德笑起来,他把哈利和罗恩(他抗议了一会)塞进了后排座,自己坐上驾驶座,乔治在副座(当然还有哈利的行李)。于是他们就出发了,在浓浓的夜色里。

哈利闭上眼睛,趁机打盹了一会。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然后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他听见了伏地魔的笑声,摄魂怪四处游荡,整个世界一片混乱。

“邓布利多!”哈利猛地转过头,看到斯内普教授瞪着邓布利多教授,后者抬起头,眼睛里包含着泪水。

“杀了我吧”他说“杀了我吧,西弗勒斯”

哈利惊恐地闭上眼睛,他又睁开了眼镜,看见了小天狼星跌入后幕的一刻,马尔福跪在地上,面前是黑魔王,他正在抚摸他的蛇。黑魔王用沙哑的声音对斯内普说

“赫奇帕奇的金杯…我们要赶快…”


“靠!”哈利睁开眼睛,他胡乱地摸着魔杖,试图用它击垮眼前的一切。他喘着粗气,感觉到手被一个人握住,然后一个声音响起

“哈利,看着我,你没事,黑魔王不在这,也没有人死”

哈利摸到了他的眼镜,他戴上了眼镜,惊悚地看着眼前的人——马尔福

“不,马尔福——还是德拉科吧,该死,我得对你换个称呼”他皱着眉头,环顾了四周,发现他还在汽车里待着,空地上站着双胞胎和罗恩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哈利嘟囔着。

“呃——我们在去我家的路上,你睡着了,然后—做了噩梦,我们叫不醒你,把车停在了这里,接着—马尔福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这样了——”罗恩结结巴巴地说。

“抱歉,能耽误一下时间吗”哈利抱歉地看了一眼三人。

“没事”乔治耸耸肩“我觉得无所谓”

“谢谢”哈利感激地说,他迅速施了一个静音咒,只有他和马尔福。

“波特,这是怎么回事”马尔福说着瞥了一眼旁边的三人。

“我要提前去陋居,还有,我认为你应该叫我的教名了,德——拉——科”哈利故意放慢了语速,他满意地看到马尔福——应该是德拉科的脸变成了粉红色。

“好了,不开玩笑了”哈利咳嗽了两声“这件事有点超乎我想象,但他真实存在”他看了一眼德拉科“我认为上一世的记忆和伏地魔有些联系,他有可能通过我的疤进入我的思想,然后找到我的弱点和关键点,这对我们很不利”

德拉科皱了皱眉“如果他能知道你的记忆问题,那我们就会暴露对不对”他看了一眼旁边旁边好奇的双胞胎和罗恩“你有没有告诉这三个韦斯莱”

“没有!这件事就我们知道”哈利说“我不认为告诉别人能帮到我什么!虽然赫敏总能给我提出一些建议,但这件事太危险了,我不能冒险让他们知道。你还记得上一世死去的那些人吗,我们这次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哈利摇了摇头。

“出现了——圣人波特”德拉科讽刺地说道“说的很容易,现实很不理想。救了这些人意味着什么?你会比上一世更加地惨。我想想——你上次没救得了那个三强争霸赛的谁——但还是被伏地魔折磨了对吧,你这次搞不好会把命搭进去!”

德拉科停了停,尽量让语气更冲一点“如果你死了,打败伏地魔的任务大体就得我来替你承担了”他厌恶地看着四周“我再不想面对伏地魔了,那种感觉真是恶心”

“是,你说的没错”哈利深吸一口气,放缓了语气“但你忘了,上一世死了很多人,打败伏地魔非常艰苦——如果这一世,这些人没有死——包括你爸爸你妈妈斯内普教授卢平小天狼星都参与进来了,肯定会容易地多”他挑眉“就算我死了也没关系”

“该死的”德拉科骂道,他快烦死眼前这个人了。

“德拉科,你听我说,这个很艰难,但我们必须做到。我忘和你说了,我听到了奇洛和斯内普的对话,他们提到了魂器,我们要快解决那些,然后我得再去送死。越早完成越好,梅林,我也不想以后每年都这么人心惶惶”哈利撩开头发,摸着头上的疤。

“希望不会有反噬效果”哈利呻吟着。

“什么反噬”德拉科问,他已经没有什么话说了,他也劝不动救世主拯救世界。

“哦——我又忘了”哈利飞快地说“原谅我记性不太好,如果我企图改变一切可能会有反噬,让我的身体状况更遭”【这里为私设,我想虐虐哈利(??】他无所谓地说“反正每年我也得受点伤”

德拉科无奈地挥挥手“行吧,救世主——我们改天再说。韦斯莱看起来有点着急,看起来想给我一个阿凡达”

“这不好笑”哈利这么说着,把静音咒放下,果不其然看见罗恩冲了过来,一手扶住他的肩膀,一手指着德拉科,愤怒地说道

“他对你做了什么?!我看你很不对劲”

“放松点,韦斯莱”德拉科靠在汽车上,斜眼看着罗恩“给你的好朋友点开导”

“我可不信——”罗恩还想再说着什么,却被哈利推到了车里。“好了,罗恩,我们快走吧”他又看向旁边看戏的双胞胎,他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脚迈进前排。

哈利靠在车门上,他叹息一声,看向德拉科。

“喂,你为什么不回家”

“父亲允许了”德拉科说,他看了一眼哈利,又补充了一句“我和他说了你的事”

“那最好不过了”哈利说“一切会成功吗”

“大概会吧”德拉科点点头“如果你不犯蠢地话”

“嘿!”哈利抗议道“我不会犯蠢的!”

德拉科笑了一下,夜已经很深了,四周都是黑暗,说不定还有什么摄魂怪在其中埋伏。他想这里,打了个寒颤。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