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殇

先点这里↓

你好,这里是竹殇,咸鱼一条。
凹凸/盗笔/全职/一人/小英雄/HP/魔道/天官/渣反/杀破狼/镇魂/漫威
我吹爆p大。
--------
主食 雷卡(高亮 略微洁癖+底线)/亚梅/德哈/斯哈/也青/忘羡/花伶 雷安安卡吃一点,拒ky谢谢。
漫威→盾铁/锤基(主食)
刻章丑画画丑写文辣鸡,还请多多包容,会慢慢改进的。
--------
学业忙,瓶颈期,有好几篇写了一半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实在抱歉。
暑假想码篇也青连载或者原耽(普江
废话说完了,感谢各位支持。

【王乔】抑郁症 上


*会有私设
*ooc
*一帆抑郁症警告


昨晚丧丧的产物…文笔有毛病…也不太了解抑郁症,如果有抑郁症的朋友看到请不要介意,愿世界温柔以待你们♡


有一个小bug,就是微草在b市,而兴欣在h市,两队隔得很远,肯定会有人奇怪怎么能互相来往呢qaq这是因为剧情方便,设定微草战队因为荣耀的活动暂时搬到h市,后期会再搬回去的qaq





上.


乔一帆还在发愣,脚边是他的行李箱,对面是微草战队俱乐部,而他在路边的长椅上发呆。


努力了这么多,还是做不好啊…


他努力地咽下心中的酸涩,用手狠狠地搓着脸,试图让情绪消失,把自己丢脸的一面藏起来,可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抵得过内心的难受。


尽管做了准备,但当他说出那句话后,也大概只有乔一帆自己知道他是怎么平静地点头,收拾行李的,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走出微草的大门。


他现在只是好好地哭一场,然后就从这里消失。


正当乔一帆用袖子抹着眼泪的时候,有人递了一包纸过来,紧接着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弟弟?”


———


我是乔一源,乔一帆的哥哥。


马上要假期了,我和我弟约了个时间,一起去搓火锅,刚下了出租车就看见一个身影在微草对面的长椅上。


这个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我弟。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们一起去公园散步,坐在长椅上聊着天,他总是讲起他在微草的事,荣耀圈怎么样,哪些前辈多么猥琐,我看他笑的开心,也没有打断,只是问他了一个问题


“哎,你不是总是说,那个队长吗?他怎么样”


他的表情僵住了,他没说话,我也没说话。


“前辈他…很好”


“那他对你好不好?”


“挺好的”


弟弟说着挤出一个笑,起码能算是笑吧,至少比哭好看。


——


我们现在坐在微草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里,我还记得弟弟喜欢什么,于是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给他,然后自己端着一杯拿铁坐下。


“发生什么了?”


我瞅着面前的人,他还在发呆眼眶还是红色的,嘴巴也紧紧地抿着,头发乱乱地,给我的感觉就是被人赶出了家门。


卧槽?不会吧??


我飞快地抓住了他的手,乔一帆吓了一跳,刚想把手抽回来,就听见我说话


“你没在微草的计划范围内?!”


他一下子停住了,然后把头低了下去,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要找王杰希问个明白”


话不多说,我掏出手机,打算打电话给他。


“别…哥,是我不好,拖了微草的后腿”


他弱弱地出声,声音里还带着鼻音,我放下手机,怎么看怎么心疼他,于是站起来越过桌子抱了抱他。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去兴欣,我想重新开始”


他放下杯子,认真地对我说,我终于看到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光彩。


我那时候才明白,有什么开始改变了。

——


把乔一帆送上车后,我扯了扯我的衣服,然后打了个电话给王杰希。


很多人不知道,我和王杰希是一个大学的学生,以前一起打网游,关系好的很,所以当我知道我弟想去他的战队时,惊讶了很长时间


手机响了十几下,接着响起客服的声音,怎么没人接?我楞楞地看了一会手机,然后生气地走到微草的门口。


看门大爷看到了我,他问我来干嘛的。


我拉下墨镜,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我是乔一源,来找王杰希”


看门大爷转身打了个电话,对那头嗯嗯啊啊说了几句话,然后一挥手放我上去了。


微草还是原来的微草,依旧是那么绿,我上了楼,一眼就看到了等在楼梯口的王杰希。


“你来了”


王杰希平静地说,他把我带到了训练室,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很捉摸不透,但我没怎么在意,我环顾一周,把目光落到了高英杰旁边的那个空位上,然后叹了一口气。


王杰希肯定知道我在看什么,只是他没有点破。


我又把目光放到了高英杰身上,他显然有些无精打采,眼眶有点红,这副动作,有点像刚刚和我聊天的那个小孩。


我转身看着王杰希,他的眼睛还是不一样大小,这让我很苦恼。


“喂,我问你个事”


“什么?”


王杰希这时候还在装糊涂?


“别什么了,我刚刚看到乔一帆了”


我的声音有些大,扩散至训练室没问题,所以在我说完这句话后,整个训练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王杰希,你做了什么?你对他说了什么?”


因为我很生气,所以我一连抛出去两个问题


——


弟弟去了兴欣后经常和我联系,他比以前好了很多,性格开放起来了,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过得很好,让他去兴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我倒是希望那几个猥琐无节操无下限的人不要把他带坏了,这可是兴欣最后实体化的良心


他在电话里还兴奋地和我说,兴欣如何如何好,大家如何如何对他好,叶修如何如何厉害,他们又如何如何在蓝雨霸图微草手下抢boss。


抢boss还是算了,兴欣在第十区祸害了多少人我还是知道的。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归宿。


那天在微草说出那句话后,王杰希显然有些平静不下来了,他挥挥手,示意我和他出去说。


“他不适合微草”


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本来很生气,听了这句话又消气了。


是啊,乔一帆并不适合微草,微草没有他待的地方,有那么一天,他肯定会离开这里,寻找更好的生活。


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


——


前面我并没有说过,我和乔一帆住在一起。


在兴欣的乔一帆并没有住在老板娘安排的地方,而是自己找了个房子住。


当然,这个房子是我在这里的房子,让他住这里我看着也放心,所以我就把他带到了我的房子里


我在主卧,他在次卧。


他会做饭,所以负责我们的饮食,让他做饭真是个明智的选择,我觉得我从此和泡面外卖说了拜拜,因为他的手艺真的很好。


总之呢,事情开始往好的地方发展,我非常欣慰,也开始忙自己的事,比如不时出个差什么的


不过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出差,出出事了。


——


去广州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发现乱了套。


我坐在房间里,迷茫地想着。


我刚从机场回来,风尘仆仆地赶回了家,却接到了叶修的电话,他在那头急切地问我一帆在你那里吗?


我有些懵了,在空荡的房子里喊了几声弟,没人应,我就问叶修怎么了。


“一帆今天没来兴欣,打他电话也不接,我也不知道他住哪里,唯一有可能知道他去哪里了的人就是你了”


“可是…我刚从广州出差回来”


我换下鞋,走进乔一帆屋里,叶修还在那头说话,不过我没有听,因为我看到了他的桌子上摆着一张纸。


“你等一下,叶修,我看到他的桌子上放着纸,说不定是留言,你先别急”


我安慰着叶修,然后拿起那张纸,在看到上面字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背后都是冷汗。


“喂,乔一源?”


我嗯了一声,把那张纸揣进了兜里。


“叶修,咱俩见面再说”


我的声音直发颤,但我好像没注意到,因为我满脑子都是纸上一句话。


—— xxx心理咨询室 地址xxx路xx号 刘医生 ——

—— 轻度抑郁症,失眠 ——

——10.25复诊——


我看向床头柜上的表,上面的日期是10月25日


——


我和叶修约定的地方是兴欣,一进门就能看到叶修,他冷静地抽着烟,如果除去他有些颤抖的手。


“找到一帆了吗?”


叶修问,我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问这话的是叶修,我僵硬地转了转脖子,把兜里的那张纸拿了出来。


“叶修,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声音沙哑地说。


叶修把身体移了过来,他拿着纸,越看脸色越苍白。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


“我也不知道,他在家的时候很活泼开朗”


“那他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没有吧”


我把目光移到纸上,既然日期是今天,那他肯定去了那里。


“我们先去纸上的地址,人先找到了再说”


叶修点了点头,他让其他人在兴欣等着,如果乔一帆回来就给我们打电话,然后我们立刻打了车


叶修明显地在担心乔一帆,他一言不发地捏着那张纸,然后抬起头看着我。


“一帆有没有对你提起过王大眼?”


王杰希?我一愣,继而想起来了。


“是——他经常对我说,不能怪前辈,是他没用,然后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打一天荣耀,我叫他也没用”


“他喜欢王杰希”


叶修的话在耳边炸起,我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


——


到了地方,我找到了那间屋子。


我们钻了进去,只看到一个人坐在里面,手上还有一摞资料,却没看到乔一帆。


我咳嗽了几声,那个人终于抬头看见了我。


“您是……?”


我没有刻意打扮,这也看不出来?


“我是乔一帆的哥哥,乔一源”


那个人点了点头,站起来对我笑了一下,然后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


“您好,我姓刘,叫我刘医生就行”


“我猜猜,您和这位是来找一帆的?”


“是,他去哪了?”


“他刚走”


我顿时感到胃疼,不由得生气。


“我们来说说他吧?”


刘医生温和地说,他让我和叶修坐下,自己端了两杯茶出来,然后也坐到了沙发上。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八月的时候”


这个时候…他刚从微草来到兴欣。


“症状失眠,烦躁,不安,头晕,这的确是郁抑症的症状”


我沉默了一会。


“难怪他那一阵子很不对劲,打荣耀总是失误,我还以为他是不适应新环境。”


叶修突然开口,他把目光放到了刘医生身上。


“他有没有经常说起一个人”


“有,一帆每次都会跟我提起一个人,他说他很温柔,很好,但他被讨厌了”


我又沉默了,我朝叶修做了个手势,叶修点头,然后我放下茶,走出了屋子。


关于抑郁症,我在车上查了很多,据说严重程度的有自杀倾向,幸好乔一帆只是轻度,我不敢想象他绝望的样子。


我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王杰希。


“喂?”


“王杰希,你个混蛋”


他似乎被我骂懵了。


“如果一帆出了事,我第一个找你算账”


电话那头停留了几秒,传来了椅子被碰倒的声音,王杰希略微紧张的声音响起


“…他怎么了?”


——


果不其然,王杰希约我见面。


我又赶往微草,去的路上顺便又给叶修发了消息,告诉他我去微草找王杰希算账了。


到了微草,看门大爷看到我直接让我上楼,我走到了训练室,所有人一看到我就闭上了嘴。


“乔一源”


身后传来声音,我转过身,看到了王杰希


“出去说”


“不用了,就在这里”


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搞什么鬼?如果是想让所有人听见你有多混蛋,那行,我成全你


我一巴掌把手中的纸拍到桌子上,声音很大,我看到高英杰探出脑袋,朝我这里张望。


“王杰希,我和你说过,如果他出了事,都怪你”


这会我感觉到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了。


“你问他怎么了?好,我告诉你,抑郁症,你害的”


王杰希的表情开始崩裂,他不可置信地盯着我拍在桌子上的那张纸。


这个时候,高英杰突然站了起来,


“一源哥,一帆他在哪?”


我摇了摇头。


王杰希还在沉默,我在等他说话,但我站了好几分钟,他也没说一句话。


我彻底没耐心了。


“王杰希,我就知道,你肯定对他做了什么,我想以后我就不用再来找你了,咱俩可以绝交了,再见”


我气冲冲地想下楼,却被王杰希拽住了胳膊。


“我去找他”


——


我们在一个长椅旁找到了我弟弟。


他蹲在椅子旁,把头埋进胳膊里,也不知道蹲了多久,一瞬间,我竟然有点想哭。


我没有理会王杰希,而是快步走过去,抱住了乔一帆,他没有抬起头,而是把头更深地埋进胳膊
里,我实在不敢想象这是我那个活泼的弟弟


“一帆,把头抬起来,我们回家”


我温柔地哄着他,可是他没有动。


“一帆,我都知道了,回去吧,这不是你的错”


他动了一下,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


“哥……”


我听到他的声音,眼泪一下没忍住。


“起得来吗?不行我背你”


我帮他理着头发,露出了他红红的眼睛,这是第几次看到他哭了?我不知道。


一帆把脸抬了起来,松开了手,他慢慢地站起来,然后晃了一下,冲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这里冷,我们回家”


我把外套裹在一帆的脑袋上,顺带遮住了他的视线,所以我们走出来的时候,他没有看到王杰希


我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难看的要命,简直可以和霸图的韩文清比。


自作孽,不可活。我叹了口气。


——


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我试图让一帆放下王杰希那个混蛋,而他也真的放下了。


我不知道叶修做了什么,但好像一帆开始专注于荣耀,他再也没露出那天的表情。


我放心了,一帆好像真的走出来了。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尝试着各种花样的菜,手艺也是越做也精巧,除此之外,在空余时间,我还会花点时间陪他到处逛逛,假期出去旅游什么的。


看着他的笑脸,我是真的感叹。


至于王杰希,我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而他同样也没有联系过我,高英杰倒是时常来问问情况,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松了一口气。


“只要一帆还好,我就放心了”


看看,这是什么,天使啊。


时间过得也是挺快,倒是荣耀官方又要来个什么活动,好像有团队战,但我总是看到叶修他们在网游里虐菜,一点b数也没有。


老板娘还塞给我一张票,让我一定要去,我看了一眼,还是比较前排的座,老板娘有心了啊。


——


到了那天,我才知道,荣耀的受欢迎。


街道上到处都是荣耀的宣传牌,走在街上你都能听到讨论声,什么周泽楷多么帅啊,叶修多么没下限啦,高乔又出新本子啦。


前两个我同意,最后一个请打死谢谢。


我哼着歌,心情特好地进场找到了座位,座前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看到很清楚,而且我发现我的前面几排就是兴欣的区域。


我还挺期待我弟的表现。


活动开始了。


首先还是开场秀,整个场地突然熄了灯,一片黑暗,然后一道光柱打在台上,紧接着一个角色出现了,我立刻就认了出来,这是君莫笑!!


我翻开手中的本子,上面详细地介绍了这次参加的所有成员,打开第一页,就是兴欣。


我又看了几眼,刚看到一帆的时候,右边的一位女孩突然发出惊叫,吓得我把本子扔到了地上。


什么啊…我揉着耳朵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帆的角色一寸灰逐渐形成,不由得呆了几秒。


我靠,这么帅的吗?回去一定跟叶修他们要个号,我也想去体验一把荣耀的魅力


——


开场秀完后,先是个人组队赛,才是团队赛。


个人组队赛,顾名思义,就是以个人的名义,可以随机和现场的职业选手组队,无论是不是一个队伍里的,而后可以挑战另一组组队的选手,直至所有组合只剩下一个。


刺激啊。


主持人宣布开始,现场可谓就是乱作一团,前排的选手们各自寻找着自己心仪的人选,我盯着乔一帆,他走到唐柔的面前,好像在说什么,接着我看到唐柔点了点头,他俩坐下了。


哦,原来是唐柔,那个妹子我还挺喜欢的,不会说废话,而且还挺可爱的。


五分钟时间到了,选手们已经按照自己的意愿分好组了。


“都拿到编号了吧?让我们看看第一组…是喻文州黄少天和苏沐橙楚云秀!!剑与诅咒吗,他们与两个荣耀界的顶尖女玩家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我专心致志地看着比赛,这一组打的很激烈嘛。


第二组是周泽楷孙翔和韩文清张新杰,最让我觉得精彩的是孙翔的龙回头,早就听说轮回的孙翔有一招很精彩,的确精彩,一矛直接砍死了剩5%血量的奶妈张新杰。


第三组抽到的是方锐林敬言和张佳乐孙哲平,不好评价,所以我选择安静看完。


第四组抽到了我弟弟,对应的是微草的柳菲和戴妍琦,这让我没想到,我总担心他会出问题,但他的表现让我放心了。


一帆似乎没想到,我注意到他有些不自然,手都在微微颤抖,万幸的是他和唐柔配合很好,最后以20%的血量赢了对方。


挑战赛一轮一轮过去了,最后抽到的竟然是叶修苏沐橙和王杰希高英杰。


这一组我就有法做评价了,我用脚都能想到叶修会怎么虐王杰希。


事实也如此,叶修没有留情,他和苏沐橙一人一下,集中围攻王杰希,高英杰都有点不知所措,连我旁边的那个妹子也对同伴说叶神是不是吃错药了。


这不叫吃错药,这叫护犊子。


——


这一轮挑战赛是结束了,最后果然是叶修赢了,这个结果大部分人都并不意外,我同样也是。


接下来的团队赛要开始了,我突然觉得有些想上厕所,都说人有三急,比赛再重要,也不能忍着


所以我去了厕所,洗手时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哈?他不是在比赛吗?我莫名其妙地接起来,叶修的声音混着嘈杂声响起


“乔一源,一帆他出事了”


卧槽??


我连忙把手机塞进兜里,快速地跑进场所,现场估计是因为突然的事故,到处都是讨论声,我没空管这个,从左边的通道直直地跑了下去,一边的工作人员还拦住我,说不是选手不能进到选手区域。


我都快气炸了。


“选手你个鬼,那边那个是我弟,快让开!”


我生气地推开那个人,跑到了兴欣的区域。


叶修早就在那等着了,我气喘吁吁地跑过去,焦急地问他我弟呢。


“休息室,刚刚有医生过去了,你刚刚是没在现场对吧?我和你说一下,刚刚本来要上台的,他走我后面,我还反应过来,人就倒了,还好沐橙扶住他了”


“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


“不知道,官方请的医生说是情绪不稳,刚刚低血糖犯了”


“他有低血糖?我怎么不知道”


我正疑惑着,突然一个人穿过人群来到了我这里,是医生吧?我感觉到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我们三个身上。


“请问一下,乔一帆选手之前是否有过抑郁症?”


我没有在意他在什么场合下说出的这话,点点头


“咳,初步来看是压力过大,抑郁症发作,导致精神恍惚晕倒”


啥?压力过大?


我看向叶修,他也正看着我。


“现在纠结这个不重要了,他没事吧?”


“如果你说身体上的,的确没事,但从精神上来讲,有事”


我皱着眉,花了一会才明白过来。


“行了,我等会自己去看看,你们快继续打比赛吧,叶修你…呃?”


我转头刚想给叶修发好人卡,就见到兴欣的老板娘和苏沐橙站在我面前。


日…看这表情,绝对是知道了


我叹了一口气,退后两步,朝着休息室跑去,边跑心里边想着对不住了,叶修。


不过好在这里人比较少,大多都是工作人员,我直径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帆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愣神,看到我过来也只是呆呆地看了一眼我,然后继续坐着。


我也没说话,只是坐在他身边。


过了很久,我听到一帆说话了


“哥…你有没有觉得,我很没用?”


“屁,谁敢这么说?我打爆他狗头”


我勃然大怒,这个词并不夸张,我的确是很生气,我弟那么可爱,那么厉害的人,谁说他没用我一棍子打爆他。


一帆笑了,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我决定了,我要努力变得更强”


他这话让我觉得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先回去了,我要去打完比赛”


“等下,你身体不要紧吗?”


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想起来那个医生说的话,就又连忙补充了一句


“或者说,不需要和我说些话什么的吗?”


“没事,不会有事了”


“我要向前看”


我看向乔一帆,他的眼睛里是坚决。

评论(35)

热度(114)